咖啡和茶殊途同归!

咖啡和茶殊途同归!

听朋友的介绍,去参观了星巴克最大的那家旗舰店,在上海的太古汇。

据说这种店,全球只有三家。

目前,全中国地区的星巴克所使用的咖啡豆,全部在这家店烘焙,然后装箱,运送到各门店。

在店堂里,很显眼的位置,建了一条庞大的流水线。咖啡豆子们,从大袋子里倒出来,经过传送带,被烘焙到位,最后变成一包一包的袋装咖啡豆,再寄送到各个门店去。

整条流水线,据说从上午开店开始,直到夜里打烊,一直在工作。

流水线的外围,围上了栏杆,摆满了椅子,供给许多慕名而来的人,围观,拍照,学习之用。

不得不说,外国人的文化,确实比中国要OPEN。

很难想像,中国的茶叶,会如此展示自己的最后一阶段加工工艺,在大庭广众之下。

当然,村姑陈并不太推祟这种在店堂里直接加工的方式,毕竟空气浑浊,人声鼎沸,各种杂质在空气中流动。

并且,各种不同产区的豆子,必定有它自己独有的属性,需要不同的加工温度和加工方式,也不是一台机器就可以大包大揽的。

这种在店里展示烘焙的方式,其实更应该属于一种产品推广和宣传的需求,也更具有一定的娱乐性。

毕竟,在玩方面,老外一直比沉闷保守的中国人要精于此技。

《2》

点了一壶虹吸式泡法的咖啡。

不同于普通的杯装咖啡,能用虹吸式泡法沖泡的咖啡豆,品质要好一些。

在产区方面,是相对海拔比较高的地区。

李麻花问了店里专门给我们服务的咖啡师,为什幺高海拔地区的咖啡豆更好呢?

咖啡师说,因为高海拔产区,昼夜温差大,咖啡豆的生长期更长,有机物含量更丰富,咖啡的苦味没那幺足,甜味更好。

(看到此处,你们常喝的某巢的黑咖啡,苦得要命的,都快扔了吧。必定出自不太好的产区。)

在咖啡界,人人共知的是,出自高海拔产区的咖啡豆,更香醇,更浓郁,更甜。

咦,原来好咖啡的标準和要求,跟好茶是一样一样的。

好茶的生长,也是力求高海拔,尤其是像太姥山深处这样的高海拔山区,像武夷山三坑两涧这样的地区。

它们雾气深重,阳光直射少,白天温度不高,茶树生长时,线粒体能合成大量的能量和有机物,让茶叶里含有大量的胶质,茶氨酸和多糖,而减少茶多酚和咖啡硷的含量。

这样泡出来的茶汤,淳和绵软,浆感十足,还有韧劲。

原来,植物和植物之间,优质的东西,是相通的。

咖啡和茶,在产区要求,上居然如出一辙。

《3》

虹吸式咖啡器,底下是一只圆球,上面是一只类似烧杯的玻璃器皿,有一个长长的虹吸式口器,像吸管似的,伸入圆球中。(当然,这些容器必然会有其专业的名字,只是村姑陈孤陋寡闻,暂且如此称呼。)

咖啡师接来热水,在圆球底下,用灯光给水加热。

水从米粒大,再到蟹眼大,再到连珠状,一点点地热起来。

当水沸的时候,水直接从长长的虹吸式口器中,进入了上面的烧杯里。

只一瞬间的功夫,就把装着咖啡粉末的烧杯给充溢满了沸水。

焙过不久的,刚磨成粉末的咖啡豆,飘着一股子焦香,像是小时候跟外婆去香油坊,看人家现榨芝麻油,那榨过油的芝麻渣,飘出的香味。

是一股植物蛋白的焦香,极浓郁的,极馥郁的,极能融化人的。

当这些新磨的粉末,被沸水浸泡,充分地保持沸腾的温度浸泡一分钟左右,等底下的加热灯停止加热之后,再顺流而下,经过过滤纸,流入底下的球中。

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原本沸水升入上面的试管之后,便空空如也的圆球里,注满了黄褐色的咖啡汁液。

香气,也随即飘蕩开来。

咖啡师把咖啡倒入小壶里,并给村姑陈和李麻花奉上了两只小杯,一个托盘。

她还贴心地给我们附上了品尝宝典——这款咖啡豆,来自于哥伦比亚的一处火山带上,那片地的矿物质比其它的土地更丰富,使得咖啡的香气里,多了几分果香,多了几分甜意,苦涩味,却少了许多。

《4》

我们细细地喝了这壶咖啡。

这是我们生平第一次,从咖啡里,喝到了果香,喝到了回甘,并且,没有喝到浓烈的苦涩味。

刚才在点单的时候,人家问我们,你们是喜欢奶茶,还是喜欢黑咖啡。

现在很庆幸,幸好当时,虽然我们觉得黑咖啡很苦涩很难喝,像中药一样,但是,相比加了糖和奶的咖啡,更可怕。所以我们选了黑咖啡。

正是得益于这一正确的选择,方才让我们两个咖啡界的菜鸟、小白,喝到了人生中,第一杯不苦不涩,有果香,并且回甘的咖啡。

这真是一次难得的人生体验。

问咖啡师,为何我们从前喝到的黑咖啡,都是薄而苦涩的,也没有别的香气。但这一杯黑咖啡,却有果香,有回甘,有强烈的醇厚和稠滑感呢。

她笑着说,除了是高山地区所产的咖啡豆以外,还有一个原因,是因为这款虹吸式咖啡器。

它能保证长时间的沸水加温,让咖啡末充分淬取出精华,释放在汤里。让咖啡浓稠,顺滑,有质感。并且,芳香物质,也得以更好的保留。

难怪我们匪夷所思地在这杯咖啡里,喝到了果香。

这可是黑咖啡。

不加糖不加奶,不加其它香料,原汁原味的黑咖啡。

就像一个不化妆的美人,令人惊艳万分。

《5》

一杯好的咖啡,要高山的豆子,还要适当的水量,适当的水温,适当的容器,适当的浸泡时间,才能煮出一壶完美的咖啡。

就算不加糖和奶,也一样好喝的咖啡。

这又跟茶叶结合到一起去了。

茶叶,也是注重沖泡的方式,沖泡的工具,沖泡的水质的。

比如用过大的盖碗,投入过少的茶叶,用自来水,用外山茶或平地茶,都不能让你喝到绝佳的汤感。

盖碗大了,汤水淡。盖碗小了,容易发苦。

茶叶投多了,苦。茶叶投少了,没味道。

坐杯时间短了,汤清水寡,令人怀疑茶叶的品质。坐杯时间长了,茶汤又浓又苦,一样令人怀疑茶叶的品质。

煮老白茶也是一样,多大容量的壶,配多少茶叶,都是恆定的,有比例的。多了,少了,都出不了好味道。

煮茶的时间,也是有限定的,太长,太短,都不能出可口的好茶汤。

从这一点上来看,茶和咖啡,这两种看似截然不同的饮料,这两种分别代表着东西文化精髓的汤水,再一次殊途同归。

《6》

村姑陈曾经觉得,咖啡,要实现太姥高山白茶,或者慧苑老丛水仙那样香滑的汤感,浓稠似浆的口感,非得加奶增稠,加糖调味不可。

否则,只喝纯咖啡,只喝原汁原味的咖啡,简直是一大酷刑。

那种中药一般的口感,能苦得你以为喝进去的是清热解毒的黄连。

但是,当村姑陈和李麻花,喝过了这一泡高山咖啡豆磨的,虹吸式咖啡壶煮的咖啡之后,我们对黑咖啡的观感,大大改变。

我们终于知道,那些需要靠加糖和奶,才能入口,需要奶来增加稠滑度,需要糖来调和口感的咖啡,都是咖啡界的‌‌“外山茶‌‌”、‌‌“海边茶‌‌”,都不是好东西。

真正的好咖啡,不加糖,自然有丰富的层次和口感;不加奶,照样有稠滑的浆感。

这种心情,像不像列位看官,跋涉千山万水,来到村姑陈面前,喝到第一杯太姥高山白茶时候的心情?

那种豁然开朗,那种拔云见日,那种守得云开见月明,那种把以往所有的喝茶经验全部推倒的痛快,酣畅淋漓,犹如黑暗之后的黎明,恍如复生。

你们会想,原来,我以前喝到的茶,都是不好的。原来,我以前喝到的老白茶,都是做旧的。我原来喝到的高山茶都是平地的。我原来喝到的荒野茶,都是台地的。

我原来喝过的所有茶,全部加起来,都没有这一杯这幺好喝。

真正的好白茶,老白茶,原来美得清新,香得馥郁,清甜动人,又明艳不凡。

《7》

既然咖啡和茶,根源上,是一致的。

那幺,星巴克能在全球开那幺多家店,我们东方的茶叶,为什幺不可以也销往全世界呢?

人们能接受咖啡,必然也能接受茶。

只要我们的茶农,多生产好茶,少生产劣质茶;多生产香浓淳和的高山茶,少生产苦涩味重的平地茶;多生产日光萎凋的茶,少生产室内阴乾的茶;多生产及时萎凋、离地萎凋的茶,少生产渥堆的,摊在地上走水的茶。

只要产品拥有了高品质,为何不能获得消费者的青睐?

经过了这幺久以来的走茶山,和福鼎、武夷山的茶农深度沟通,村姑陈发现,要想做出一款好茶,不难。

只要抓住及时二字。

及时摊晾,及时萎凋,及时走水…….

只要严格把握住了及时概念,无论你是六大茶类中的哪种茶,都能做出高品质,做出消费者满意的口感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