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被迫与「情绪勒索」共舞,却无法跳好舞步与搞懂舞伴

何谓情绪勒索?

情绪勒索是宰制行动中一种最有力的形式,周遭亲朋好友会用一些直接或间接的手段勒索我们,如果不照他们的要求去做,我们就有苦头吃了。所有勒索的中心就是基本的威胁恐吓,它会以许多不同的面貌出现,像是:如果你不照我的方式做,你肯定会不太好过。一名勒索犯可能会威胁要揭发被害者的过去、毁了他的名声,或是要求被害者支付一笔款项以保住某个祕密。但是,情绪勒索更能深切击中我们内心的要害。

这些「情绪勒索者」了解我们十分珍惜与他们之间的关係,知道我们的弱点,更知道我们心底深处的一些祕密。不论他们多关心我们,一旦无法达成某些目的,他们就会利用这层亲密关係迫使我们让步。

因为我们需要得到关爱与认同,这些勒索者甚至会威胁要控制、剥夺一切,或是搞到我们耗尽心力。比如说,你很自豪自己慷慨又善解人意,但只要稍不顺从他们的意思,他们就会给你贴上自私自利的标籤;如果你非常重视金钱和安全,这些人能让你拥有这一切,或是让你两手空空。如果你相信他们,就等于被控制了所有的决定和行动。

我们被迫与勒索共舞,却无法跳好舞步与搞懂舞伴。

如坠入五里雾中

为什幺这幺多聪明有能力的人,总是在寻找了解情绪勒索的方法?主因之一就是:我们根本无法看清所有情绪勒索者进行恐吓的手法,他们的行动彷彿笼罩在一层浓雾当中。如果可以,我们一定会反击。但问题是,我们根本没有察觉到加诸在自己身上的这些手段。

在这里,我用「迷雾」(FOG:Fear, Obligation, Guilt)这个词,来表示情绪勒索行为所造成的混沌不清,也用来说明其做为一种媒介的功用。这个词其实是三个不同单字的字首缩写:恐惧、责任及罪恶感,这些要素也是勒索者遂行其意的工具。他们会将「迷雾」以排山倒海之势灌进关係中,让我们根本不敢踰越他们的意思,只得乖乖顺从,而且无法达到他们的目标时,我们还会感到无以名状的罪恶感。

要拨开这重重迷雾,看清勒索者加诸在身上的一切—即使已是过去式—是很不容易的。因此,我研究出下列检核表,有助于分辨自己是否已成了他们的目标。

想想那些对你意义重大的人,有没有出现以下徵兆?

如果你不照着做,他们便威胁要让你日子难过? 如果你不顺从,他们便威胁要断绝往来?如果不照着他们的意思去做,他们会直接告诉你或暗示你,他们觉得被忽视了,心里很受伤或是沮丧莫名? 不论你付出多少,他们总是需索更多? 他们通常都假设你一定会让步? 常常漠视或看轻你的感觉及欲求? 对你做了许多承诺,却常食言而肥? 当你不让步时,他们就会说你是自私、邪恶、贪婪、没心肝的人? 当你承诺要让步,不管你说什幺他们都会答应;若你绝不退让,他们就马上翻脸? 将金钱当作是逼你让步的利器?

只要以上有任何一项的答案是肯定的,那幺你已经受到情绪勒索的折磨了。但我保证,还是有很多办法能马上改善你的处境以及感受的。

我们被迫与「情绪勒索」共舞,却无法跳好舞步与搞懂舞伴

在做出任何改变之前,我们得先釐清自己与「情绪勒索者」的关係。首先,把灯打开。想要终结这段遭受宰制的过程,这个步骤很重要。即使我们努力要消除这层迷雾,勒索者还是不会歇手的。近几年来,在处理「迷雾」问题时,我们已经发展出许多有关情绪、精神状态和动机的缜密分析。发现在这种状态下,感官神经会遭到抑制,原本能导引情绪的精密感应器全都失灵了。这些勒索者能巧妙遮掩加诸在我们身上的压力,让我们常怀疑是自己太敏感。此外,他们普遍认为自己所作所为都是出于善意与贴心,与实际作风简直是大相逕庭。这一切都让我们困惑、茫然,而且极度不满。但我们不寂寞,有好几百万人都遭遇到这种困境。

经由本书的案例,你会发现许多人也正在与这群情绪勒索者搏斗中—而且,你将会找出解决方法。本书讲述的全是真人实事,也许你认得他们—过得极有干劲、优雅、有效率的一群男女,却掉进了被勒索的陷阱里。如果你能敞开心胸,就能更了解他们;他们的故事就像是一则则现代寓言,可以做为未来生命旅途的指引。

情绪勒索,你情我愿

本书前半部将要告诉各位情绪勒索是如何运作的,以及为什幺有些人竟对此毫无招架之力。我会详细说明情绪勒索的「交易状况」、交易双方的需求,以及最终交易结果;也会剖析勒索者的心理状态。这项工作会满让人气馁的,因为并不是每个勒索者都有相同的行为模式或性格特质,有人消极、有人积极;有人直截了当、有人心思细腻;有些人会把丑话说在前头、有些人却表现出苦口婆心的样子。不过,不论外在行为差异有多大,还是有一些造成他们宰制别人生命的共通心理特质。我会说明这些情绪勒索者如何使用「迷雾」和其他工具,以及他们的动机。

我还会说明「恐惧」—恐惧失去、恐惧改变、恐惧遭到拒绝、恐惧无法掌控—何以成为所有勒索者的一项共通特质。对某些勒索者来说,这些恐惧是因为长期感到忧虑及匮乏。也有一些人是因为丧失了安全感及自信心,为了抵御不确定感和压力的侵蚀,进而衍生出这样的产物。我之后会解释在恐惧逐渐进驻他们的生活时,勒索恐吓念头日渐浮出的过程。如求爱被拒、失业、离婚、退休及生病等突发事件,都能轻易地将至亲好友变成一名情绪勒索者。

这些使用情绪勒索手段的亲友,很少是真的存心要勒索我们的,他们只不过想藉此寻求安全感及掌控权。不论外表看起来多有自信,他们内心其实是非常焦虑的。

但当我们完全附和勒索者的要求时,他们会觉得自己极有影响力,这时情绪恐吓就成了他们抵御伤害和恐惧的最佳利器了!

我们扮演的角色

然而,如果没有我们的「一臂之力」,情绪勒索根本无法存在。要谨记,「你情我愿」绝对是情绪勒索的重要元素—毕竟这可是一场交易。下一步,就来看看我们为这些勒索目标做了什幺「贡献」。

每个人都会把一些激烈的情绪,如怨怼、悔恨、缺乏安全感、恐惧、气愤等,带进每段亲密关係中—这些就是我们的「痛处」。只有当赤裸裸地将痛处暴露在别人面前,情绪勒索的手段才能奏效。透过本书,我们将明白那些让「痛处」更痛的情绪反应,是如何经由生活经验塑造出来的。

人类的行为哲学从早先的「视自我为受害者」,进化为「鼓励自我对生活及问题负起全责」,这无疑是个令人惊喜的成长。这个观念在情绪勒索的领域中,更具有重要地位。如果把重点放在别人身上,想着如果「对方」改变,事情就会好转,这其实很容易。但我们真正要着力的是了解「自我」的决心与勇气,以及改变与潜在情绪勒索者的相处方式。虽然不想承认,但因为不断的让步,其实让勒索者知道如何遂行他们的勒索行为。屈服鼓励了他们,不管是有意还是无心,这都让他们找出了能予取予求的最佳方法。

付出的代价

情绪勒索就像藤蔓,它们捲曲的绿鬚不断地围绕、蔓延在我们的生活当中。如果我们在工作上对这些情绪勒索者让步,回家后就可能把气出在孩子身上。或者,如果我们和父母的关係不好,也可能在与工作伙伴相处的模式上出现问题。我们无法将所有不快的情绪全放进一个贴着「上司」或「老公」标籤的盒子里,藉着把气出在他们身上,以忽略这些冲突对生活的影响。这样反而可能会走上让我们痛苦的同一条路径,也成了一名情绪勒索者,将我们遇到的挫折全加诸在一些弱者身上。

很多使用情绪勒索手段的人,都是我们想维持、加强彼此情谊的一些朋友、同事,甚至是家人;我们愿意与他们共享生命中的美好时刻,也愿意与他们共创亲密关係,甚至可能还自以为彼此关係良好。但这美丽的想像,却往往被情绪勒索者打破了。重要的是,不要让情绪勒索的习惯紧紧攫住我们,还有周围的朋友。

如果一直对勒索者让步,我们将付出十分巨大的代价。他们的用语及行为,会让我们感到失衡、羞耻及深深的罪恶感。我们知道应该改变这种情势,也不断誓言要採取行动,最后却还是掉入情绪勒索的陷阱中。最后,我们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信守承诺,也对自己的效率没信心了。

我们的自我价值感慢慢地遭受腐蚀。最坏的结果可能是每次让步后,指引我们决定生命价值及行为的内心指南针却离我们越来越远—自己再也不是一个完整的个体。虽然所谓的情绪勒索并不能算是罪大恶极,但也不能轻忽它的影响力。只要我们和情绪勒索扯上关係,它就会一步步将我们鲸吞蚕食,最终危害到我们最重视的亲密关係及自尊。

相关书摘 ▶「情绪勒索」会对心理健康造成伤害,甚至连你的身体也不放过

延伸阅读15张图让你一次了解情绪勒索(emotional blackmail)情绪勒索(一):你是勒索者还是被勒索者?情绪勒索(二):孝顺就是凡事听爸妈的话?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情绪勒索〔全球畅销20年经典〕:遇到利用恐惧、责任与罪恶感控制你的人,该怎幺办?》,究竟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苏珊・佛沃(Susan Forward)、唐娜・费瑟(Donna Frazier)
译者:杜玉蓉

「一段亲密关係中有情绪勒索的要素存在,并不代表这段关係已经被判定为失败,而是表示我们需要更诚实地面对,改正这种造成自身痛苦的行为模式,让所有的亲密关係都能回归到更稳固的基础上。」——苏珊.佛沃

人与人相处,摩擦有时、争吵难免。但「情绪勒索」中双方力量的较劲,却可能一步步危害到最重视的亲密关係及自尊!苏珊.佛沃博士于1997年领先全球,首度提出「情绪勒索」的概念,20年来拯救了众多无助的人们。在本书中,她透过逻辑分析、详细条列,再加上丰富的谘商案例,完整且平衡地剖析情绪勒索中加害者与被害者的样貌、内心世界,以及勒索的手段和解决的对策。

书中并提供实用的检核表、简单测验、好用脚本、改变自我的重要步骤,以及一些无杀伤力的绝佳沟通技巧,帮助你调整造成痛苦的行为模式,让亲密关係回归到更稳固的基础上。

我们被迫与「情绪勒索」共舞,却无法跳好舞步与搞懂舞伴